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故事

奉贤区义务教育学区

2019年02月04日 栏目:故事

奉贤区义务教育学区学前教育是否应该纳入义务教育?问题详情:学前教育是否应该纳入义务教育?推荐回答:应该把一年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提高公办
奉贤区义务教育学区 学前教育是否应该纳入义务教育?问题详情:学前教育是否应该纳入义务教育?推荐回答:应该把一年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提高公办园比重,关键在增加对学前教育的投入。

我国目前学前教育公办园比重低,主要原因是政府财政投入不够。

2008年,我国预算内学前教育经费总支出仅占预算内教育经费支出总量的1.29%。

经过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后,2013年,这一比例提高到3.3%。

据测算,当这一比例达到5%左右,公办园的比例可达到50%,这是保证学前教育普惠性的基准点。

为此,我国应该强调政府的投入责任,而不是寻求其他途径开拓资源替代政府责任。

——我国应制订政策吸引民间资金举办幼儿园,但这不能推卸政府责任。

多年来,有不少学者建议,我们应该把一年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,这可明确政府对学前教育的投入责任。

在我看来,把一年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,是完全可行的,因为要求家长必须让孩子接受一年学前教育,不会有多大阻力(义务教育对受教育者来说也有强制义务),而把一年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,我国并不缺财力,关键在于国家是否从立法层面推进解决这一问题。

怎么算读完九年义务教育?问题详情:怎样算读完九年义务教育?推荐回答:所谓九年义务教育,就是小学六年,初中三年。

这九年书都读完了,才算得上九年义务教育。

现在还有学前班,幼儿园。

实际上还不只九年。

我们那个年代读书时,没有学前班,没有六年级。

小学只有五年。

我读一年级时,学校连教室都没有。

因为老学校垮了,于是学校便向农民借屋给我们做教室。

我们那时那么小却要走很远的山路,我记得有一次我一个人上学,那户老农家养的狗出来诳诳不停。

我吓得哭起来了,我的班主任老师赶紧出来把我抱着并安慰我,我现在仍然感觉到心里暖暖的。

那位班主任老师是个女的

奉贤区义务教育学区

,和我老妈是同学,不知现在还在不。

我的记忆力很好,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胡老师的音容笑貌,慈祥的面孔至今仍然徘徊在我的美好回忆里。

我的小学生活是美好的,回忆是快乐的,尽管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,我依然年年得。

我一发蒙就得奖,期未考试得,发了奖状,还发了两个巴掌大的小本子给我。

我如获至宝,我家过年杀年猪,我记得我妈把胡老师接到我家吃饭,胡老师居然抱着我跟我妈说我特别聪明,当时我一脸的自豪。

现在仍然很感动,小学五年,我几乎是年年得,连第二名都很少得。

可惜到初中下降了,自己对学习失去了兴趣。

其实,现在我觉得无论学什么都学得很快跟天赋还是有关系。

就象读小学